English
中华商标在线
中华专利在线
驰名商标在线
商标设计在线
商标专利转让许可在线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业务项目
法律法规
总所官方网站
首页 申请指南 本站关注 典型案例 课题研究 知识问答 海关备案 反垄断规制 反不正当竞争 商业秘密保护 著作权保护 文化遗产保护 花都机事件回放 俄罗斯反商标抢注
会员登录
公告信息
官方文件转发通知
博客专栏
新华说法 可可论案
可可博客中国专栏
秦可可的水族馆
网站链接
  您的位置: 首页  >> 民主与法治    
发布人:沈曾天 编辑:沈曾天 来源:南方周末 作者:雷磊    发布时间:2011-09-09   浏览人数:   评论人数:
反腐干部谢业新残忍地以11刀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各种迹象显示,谢业新的死亡与公安县当地近年来的人事腐败存在重重关联。谢业新虽是治理腐败的官员,但性格耿介的他却也只是当地官场痈溃里的一个牺牲品。

 杀死纪委干部的“致命一刀”

纪委干部谢业新被发现死在了自己的办公室。

他仰坐在办公桌前,颈部、腹部及手腕共11处刀伤,气管和喉管被准确地割开,面前桌子上的烟灰缸里散落着八个烟头。但他的表情看上去却十分安然,仿佛死去的过程不曾受过痛楚。亲友们都不能相信这个"连抽烟的姿势都很优雅的男人"会以如此惨烈的方式离开人世。
人们发现他的时候,县城里政府机关都已经下班了。那是2011年8月27日18时40分,小县城的人们吃过晚饭正在街头散步,县中心的广场上播放着巨大的音乐声,老太太们跳着舞。

两天后,公安县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谢业新死亡的结论为--自杀。

按照警方的调查结果,谢业新先是割断了自己的右手手腕,然后割断自己的气管和喉管,但这些都不是致命伤,谢业新最后平静地给了自己致命的一刀:从胸骨上窝处刺创致上腔静脉破裂,然后静静等待血尽而亡。

没有人相信一个正常人能够以这样一种平静的方式结束自己。小县城的人们在得知这起离奇自杀案后,都变成了侦探,每个人都在分析这个案件,从11刀的"惨状"开始分析自杀的不可能,甚至怀疑纪委干部是死于"暗杀"或者某个政治阴谋。在之后政府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情绪激动的家属甚至要求政府领导示范"如何11刀自杀"。

9月4日,头七。

已经获得尸检报告的家属也拿不出更多的有力证据证明"他杀",无奈之下只得同意将谢业新火化。而当下,公安县各单位正处于换届的关键时期,县里各单位的墙上已经贴上了选举的文件。死人不能挡了活人的路,谢业新其人和他的死亡在当地变得讳莫如深。

作为一名在纪委工作了23年的干部,谢业新数次参与竞选,但均以落败告终。各种迹象显示,谢业新的死亡与公安县当地近年来的人事腐败存在重重关联。谢业新虽是治理腐败的官员,但性格耿介的他却也只是当地官场痈溃里的一个牺牲品。

踏实的人,就能如鱼得水

1981年,刚刚16岁的谢业新放弃了高中的学业,参军成为某炮团的一名士兵。由于年龄小,谢业新在部队里长大成人。

在战友中,谢业新待人温和内敛是出了名的。"他是那种埋头苦干的人,相信自己的努力终究会被人看到。"熟识他的老朋友说,谢业新适合部队那种环境,凭能力和做事说话,"踏实的人就能如鱼得水"。

带着部队中获得的荣誉和肯定,1984年谢业新转业到公安县进入法院系统工作。四年后,他被调入纪委系统工作。

信仰规则、相信努力就有回报,谢业新经常会把自己的人生信条分享给身边的亲友。他常会跟女儿谢琴翻开他在部队时的相册,指着照片讲起他在部队的故事。

"做这些事情时,他都会异常的开心。"谢琴至今不理解父亲对那段时光为什么那么在乎。

谢业新素来在亲友中有"仗义"的名声,在家中他的银行账号和密码都是公开的,很多亲友都知道,谁要急用钱都可以直接去取。

但仗义的"谢大哥"本身却并不富裕,甚至可以用困窘来形容。三年前,他父亲瘫痪在床,每个月都需要大量的医药费用,而母亲也得了糖尿病多年。他弟弟小时候患病,导致头脑出现问题,智力发育不正常,至今也不能自理,而姐姐的丈夫早年遭人杀害,常常要他接济。

而他最心疼的女儿谢琴目前已经读大三了,患有轻微忧郁症的她需要药物治疗和精心的呵护。面对沉重的家庭负担,家中只有他一个人有正式的工作,每月薪水就只有两千多,他妻子也只是一个临时工。

"他就是只考虑别人,不考虑自己的人,他的苦都被他消化在心里了。"谢业新从来没有向亲友或战友说起过自己的困难,也没有要求过任何的帮助。

在工作上,谢业新对自己有着严格的要求。出于纪委工作的特殊性,谢业新有时候会一两个月都住在宾馆办案,而且按照纪律他不能向亲属透露他所办理案件的内容。事实上,就连他最亲近的女儿和妻子都对他的工作情况知之甚少。

自杀前,他还在处理公安县原县委副书记柳宝军的贪腐问题。"他办理的都是县里的大案要案,总是会得罪不少人。"亲属认为谢业新做了一个得罪人的工作,他们怀疑谢业新的死亡也与此有关。

在女儿谢琴眼里,谢业新是个完美的男人。遇到人时他说话轻声细语,"显得特别儒雅"。

在这种完美的表现里,亲友们根本想不到谢业新会有什么"遗憾",他是家中的顶梁柱,正直而强大。"我从来没有聊过他的心事什么的,他似乎就像没有心事一样。"谢琴说,父亲是那种喜怒不形于色的人,不会谈心。

在所有的亲友印象中,谢业新都是一个很少主动表达的人。"他几乎不会主动跟人说话"。

和谢业新熟识的人说,他有一种放不下的骄傲。谢业新夫妇遭遇车祸时曾花费了约40万元,但谢从来没有开口向亲属和战友借过钱。从家庭和工作环境来说,这名曾经骄傲的军人面临着人到中年最大的压力。

邻居们都记得,谢业新每次看到他们都会笑着问寒问暖,步履轻快。而在他县委大院办公室入口处--县委医疗室的医护人员这两年几乎没有跟他说过话。"他总是形色匆匆,从来不跟单位的人一起出入。"他们觉得谢业新就如同一个沉默者一样存在于公安县县委的大院里。

在岗位上,17年没有变动

谢业新"头七"这一天,公安县各部门换届已经进入关键时期,张贴于公安县纪委门口的《县纪委监察局机关选民公榜》中已经没有了谢业新的名字。

数名不愿具名的当地官员向南方周末记者证实,谢业新在这次换届中处于不利地位。

"一直以来,县纪委的领导就告诉他努力出成绩,未来有位置就让他上。"亲属说,谢业新曾告诉他们自己多年的绩效考核都是靠前的,领导会公正地给予自己公正的待遇。甚至,之前有纪委领导暗示还有可能让他担任监察局局长一职。

事实上,在谢业新进入纪委工作6年后,他就因工作出色符合提拔标准升为副科级干部,并长期担任县纪委纠风办主任一职。在同一批转业的战友中,他是最早得到提拔的人。

五年前,谢业新参选县纪委常委、监察局副局长一职,在当时的内部投票中他名列第一。但当时领导给他做工作说,要礼让一些老干部,他还年轻,未来还有机会。谢业新当时没有意见,就退出了竞选。

2009年的车祸造成谢业新颅内及腿部重伤,脑部需要置入钛网才得以保命,但还未出院时,他就参与到工作当中去了。"较长时间没有工作,提拔时会以他的身体状况为由剔除他。"由于住院时间长达232天,亲友说那次车祸也影响了他的升迁。但据公安县中医院的林岚介绍说,谢业新的身体恢复得相当好,除了腿中的钢板会制约他的行走外,几乎没有什么后遗症。

这一年,谢业新依旧没有得到升迁,但这却没有影响他工作的积极性,他觉得自己的努力领导会看得到。2010年,他参与调查了原公安县教育局长王承军贪腐一案,今年他又协助调查了原公安县县委副书记柳宝军腐败问题。但在今年的县纪委常委推荐人的名单上仍然没有他的名字,领导告诉他这次要提拔年轻的干部。而差不多同时进行的一次职称晋升中,谢业新再次被要求礼让老同志。

落选之后,谢业新还向单位领导发了短信,说自己不会有情绪,将继续努力地工作。"我当时还夸他说,你可真有胸怀。"谢琴说,他爸爸当时苦笑了一声,没再说话。其实,在县纪委现有的科室主任中谢业新已经是资历最老的了。

"星期三我听爸爸说,一起竞选的对手已经派出父亲和岳父四处活动,这次他又没戏了。"谢琴记得当时父亲的神情很沮丧,显得特别疲惫。有消息称,当时谢业新是想外调到教育局竞争一个副局长的职位。第二天早上,谢琴见了父亲一次,但并没有说什么。两天后,谢业新被发现死于办公室。

"他肯定觉得自己被骗了,努力根本没有回报,十几年都生活在一个谎言当中。"当地一名官员对南方周末记者说道。

在公安县内,近两年调动的干部总计超过600人,而谢业新在他的岗位上已经17年没有变动。

关于自杀,当地联想很多

十年内,公安县当地两任县委副书记被查,均涉及买官卖官的情形。2005年,公安县原县委书记杨政法涉嫌贪污受贿680余万元被查。因杨案接受调查的超过100人,几乎涵盖了县直机关和乡镇一级的主要负责人。

今年4月份被双规的公安县原县委副书记柳宝军长期主管组织工作,其在公安经营多年,据信公安县有两百余名官员涉及其中。荆州市政法委书记张其宽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目前柳宝军案仍在纪委调查阶段,尚未进入司法程序。

2010年,谢业新参与办理的原公安县教育局局长王承军贪腐案,也与其违规任命当地中小学校长有关联。就在谢业新身亡事件发酵时,公安当地又爆出官员实名举报县长插手土地转让事宜。"现在不花钱疏通关节,提拔就是纸上画饼。"当地不少干部对不正之风深恶痛绝,却也毫无办法。

在公安县城的街头巷尾,人们总会把谢业新的死亡和原公安县中医院院长高辉权的"自杀"联系在一起。2008年4月16日,高辉权在与公安县委书记胡功民、县人大主任黄大春、县卫生局局长魏天俊等多名主要领导约好在就餐的酒店服毒。

高辉权死前曾对妻子透露"有人想搞死我",因为有领导想往中医院安排人,但他觉得"进人不符合原则",就一直不同意。在了解到县领导就是为了"往中医院进人"的事请他吃饭时,他曾特意安排部属为其买了一支小型录音笔并随身携带。高辉权显然对死亡早有准备,赴宴前他专门到中医院化验室领取了剧毒药品氰化钾。最后当地通报,高权辉就是因服用氰化钾身亡的。

如今,县城的市民更愿意相信谢业新死于贪官污吏的报复,以至于痛失一名好官。谢业新死后,亲友们受到当地政府的强大压力,"任何亲友都不得参与原因的调查",在"自杀"的结论下要求与家属达成协议,火化尸体。这种情形跟三年前高权辉死亡后的处理手法如出一辙。

这些喧嚣对家属来说,只能带来不能平复的伤痛。高辉权的家人如今已避走北京,谢业新的亲属们则仍然觉得谢不会自杀,却也找不到他杀的原因。谢业新在死前几天,曾向亲属表示自己参与的案件主角在县里经营多年,涉及官员职位都高过他,他觉得压力很大。

人们还回溯谢业新遭遇过车祸的细节,觉得有可能是谢业新得罪过的人在"报复"。"他当时和妻子在家门口的孱岭大道人行道上散步,居然都会被撞成那样。"孱岭大道是一条宽阔的大街,亲属觉得要把车开上人行道撞人不能仅仅用偶然来解释。

谢业新生前并没有向亲友透露过自己遭遇"报复"的信息,当时的驾驶司机也只是赔钱了事。车祸后,谢业新变得更谨慎,"过马路会左右看好几遍确认没车,过马路需要四五分钟"。

谢琴和她的亲人们一遍遍地看那张谢业新死亡时的图片,希望能够发现些端倪。身中11刀的受害人一如他生前的隐忍性格,没有留下任何信息。殷红的鲜血打湿了他洁白的衬衣,纽扣敞开着。

谢琴说,父亲喜欢穿白衬衣,无论是上班还是在家,他都只会解开一颗领扣。勤于家务的他,衬衣每天都是洁白如新,"他喜欢干干净净的装扮"。

 
 
 发表评论
昵称: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
    
◇【 】【打印本页】【关闭本窗】【返回顶部
版权声明:
   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中华知识产权在线》网站完整栏目、版面设计,或私自在服务器上做镜像。转载或转贴本网站原创作品的,都应注明本网站名称、网址、作者。如有违反者,《中华知识产权在线》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免责声明:
   在本网站除署名为本站编辑、记者的,所有发表的文章、点评,均不代表本站观点,一律文责自负。发现有违法的言论,将不事先通知即行删除。本网站对于论坛网友发布的内容所引发的版权、署名权的异议及纠纷,不承担任何责任。本站提供的标题联接无法长期保证链接的有效性。
服务规则 | 隐私保护规则 | 著作权许可授权书 | 网站编辑规则 | 联系我们 | 安全法规 | 不良信息举报 | 档案馆编辑指南 | 文章发表指南
《中华知识产权在线》编辑部版权所有
网站捐建与技术支持:上海银杏界
沪ICP备12007590号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张杨路628弄3号11C室
总机号:58361500